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马来西亚历届全国大选成绩(未完篇)

国会民主制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特征。这种政制的实施,按各国的不同情况而有所差别。
马来西亚的政制源自英国。早在五十年代初期,英国殖民地统治当局就开始尝试在马来亚实施国会民主制。
马来西亚实行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并立,三权分别由国会、政府和法院行使。
宪法规定国会行使立法、组织和监督执法的权力。内阁由国会决定,并对国会负责。
国会由上、下两院组成。上议员为最高元首制定或任命,下议院议员则由大选产生。
在大选中,凡满21岁的马来西亚公民,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只有患精神病的人、依照法律被剥夺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人除外。
1951年举行的槟州乔治市市议会选举,掀开了马来西亚国会民主制度的历史。
从此以后,大小政党纷纷冒现,竞相宣传,以便为未来的选举铺路。
1955年,在英殖民地当局安排下,马来亚举行了独立前的朝向自治化的选举。它是局部的选举,并非全国普选。
在这次选举中,共有七个政党及一些独立人士参加竞选,其中阵容最完整的是联盟;而在上层阶级和英殖民地政府最具影响力的是拿督翁领导的国民党,它角逐30个席位;其余政党角逐的席位较少,数目如下:回教党11席,霹雳公民公会9席,劳工党4席,霹雳马来人同盟3席,进步党2席及独立人士18席。
选举结果,联盟大传捷报,在52个席位中赢获51席;国民党一败涂地,其他政党也全军覆没。这样一来,联盟崛起执政,成为自治邦的政府。
1955年的选举,并没有带来殖民地统治的结束,而是英殖民地当局仍然统揽大权,仅将一小部份权力移交出来。
1957年,马来亚争取到独立。

1959年大选

1959年大选在我国历史上是一个重要得里程碑,它是马来亚取得独立后举行的第一届大选。
在这一次全国大选中,国会选举与州议会选举分开进行。国会选举提名日期是1959年7月15日,各州州议会选举提名则分别在4月15日至5月20日之间举行。
各州议会总共有282个席位。776名候选人参与竞选,其中联盟(巫统、马华、印度国大党)282人,回教党171人,社会阵线124人,人民进步党39人,国家党79人,马来亚党6人及独立人士75人。
联盟候选人在四个州议席选区,在无对手下不劳而获,这四个选区为文冬市(彭亨),洗布桥(槟城),古毛(雪兰莪)及小苯珍(柔佛)。
当时国会共有104个席位。259名候选人参与竞选,其中联盟104人,回教党58人,社阵38人,人民进步党19人,国家党9人,马来亚党2人及独立人士29人。
联盟候选人在3个国会选区不劳而获,这3个选区是波德申(森美兰),甘马挽(丁加奴)及柔佛东南区(柔佛)。
各州议会的投票日期如下:吉打/玻璃市(5月20日),马六甲(5月23日),霹雳(5月27日),雪兰莪(5月30日),森美兰(6月2日),槟城(6月6日),柔佛(6月10日),丁加奴(6月20日),吉兰丹(6月24日),彭亨(6月27日)。
全国国会选举投票日是8月19日。
在国会选举中,选举委员会于当晚10时25分接到来自槟州威省北区的第一个选举成绩。最后一个选举成绩迟至第三天才接到,它来自立卑选区,延误是由于交通不便所造成。
1959年大选成绩所显示的最重要方面是势力相当大的反对党的崛起。这是可以预料到的,因为在1955年的大选中,选民给于联盟的压倒性支持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人民要尽早争取到独立的普遍愿望,联盟适当地利用了这个课题。
这一次,阿来已取得独立,争取独立已不再是主要课题,自然的就会出现不同的政见,而选民可以自由投票给他们选择的政党。
可以说,这一届大选是在较为紧张的气氛下举行。当时,华族和印度族选民担忧着他们的文化、语文和教育前途。而且,在联盟内部,巫统与马华这两个主要伙伴党之间也产生了一些岐见。
除了回教党外,其他的反对党皆以华语与淡米尔文教育、语文及文化问题作为竞选宣传运动课题,以迎合华印族选民的心理与意愿。这给联盟,特别是马华带来相当大的威胁。
选举结果显示,联盟的得票率是51.78%,回教党的得票率是21.27%,社阵的得票率是12.92%,人民进步党的得票率是6.3%。(表A)
反对党在大马半岛一些州取得辉煌的战果,在西海岸的城市区取得相当好的成绩。不过,在其他地区,联盟继续操纵政权。
在各州议会选举中,联盟在吉打、玻璃市及马六甲囊括了所有的议席;在槟城、霹雳、雪兰莪、森美兰、柔佛及彭亨州议会中占有大多数席位。
在丁加奴和吉兰丹,回教党赢获大多数席位而在这两州执掌政权。
在国会选举中,联盟赢获下议院104个议席中的74席,回教党占13席,社阵8席,人民进步党4席,国家党和马来亚党各占1席以及独立人士占3席。
在州议会选举中,共有170名候选人由于未能取得超过八份之一的选票,因而丧失了他们的按金。在这些落败的候选人中,社阵51人,回教党36人,国家党36人,人民进步党9人,联盟1人及独立人士37人。
在国会选举中,共30人丧失了他们的按金,其中社阵6人,回教党4人,人民进步党3人,国家党2人及独立人士15人。1959年大选的选民总数为2,177,000人。尽管各政党的竞选宣传运动非常广泛和深入,州议会选举的平均投票率只有74.3%,在两个月后举行的国会选举中,投票率又降31%。
在这一届大选中,最令人可喜的现象是废票率由州议会选举的2.5%减至国会选举的1.1%。这显示我国的选民并非愚笨的,在州议会选举中吸取经验后,他们很快地学会了划选票的方法。

表A:1959年大选成绩
(选民总数2,177,000人)
(括弧内为不劳而获席位数字)

洲名
政党 玻璃市 吉打 槟城 霹雳 雪兰莪 森美兰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联盟 竞选席位 2 12 12 24 8 24 20 40 14 28 6 24
赢获席位 2 12 12 23 5 17(1) 15 31 9 23(1) 4 (1)
得票巴仙率 59.63 65.30 44.13 49.61 44.32 51.80
人民进步党 竞选席位 2 12 13 24 3 3
赢获席位 0 0 4 8 0 0
得票巴仙率 2.86 26.89 3.96
泛马回教党 竞选席位 2 10 10 23 5 9 11 4 17 3 18
赢获席位 0 0 0 1 0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40.37 26.66 10.87 15.39 7.94 16.66
社会主义阵线 竞选席位 2 4 5 6 18 4 14 9 11 2 11
赢获席位 0 0 0 3 7 0 0 5 3 0 3
得票巴仙率 1.29 7.22 38.27 2.86 30.37 10.92
国家党 竞选席位 21 4 1 4
赢获席位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2.05 6.01
马来亚党 竞选席位 1 1
赢获席位 0 0
得票巴仙率 2.03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2 1 2 4 8 5 8 6 5 3 14
赢获席位 0 0 0 0 0 1 0 0 2 2 1
得票巴仙率 3.20 0.82 3.87 5.25 11.38 14.61

洲名
政党 马六甲 柔佛 彭亨 丁加奴 吉兰丹 总数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联盟 竞选席位 4 20 16 32 6 24 6 24 10 30 104 282
赢获席位 3 20 16(1) 28(1) 6 23(1) 1(1) 7 1 2 74(3) 206(4)
得票巴仙率 59.39 65.67 66.91 37.42 31.44 51.78
人民进步党 竞选席位 1 19 39
赢获席位 0 4 8
得票巴仙率 1.01 6.30
泛马回教党 竞选席位 3 11 3 9 3 20 4 24 10 30 58 171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4 13 9 28 13 42
得票巴仙率 16.31 2.34 11.63 47.63 68.38 21.27
社会主义阵线 竞选席位 2 9 7 10 3 7 1 17 20 38 124
赢获席位 0 0 0 3 0 0 0 0 0 8 16
得票巴仙率 11.67 14.20 21.46 0.88 2.27 12.92
国家党 竞选席位 6 23 3 1 20 1 21 9 96
赢获席位 0 0 0 1 4 0 0 1 4
得票巴仙率 9.34 0.84 11.85 0.18 2.11
马来亚党 竞选席位 1 5 2 6
赢获席位 1 0 1 0
得票巴仙率 12.63 0.86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2 5 8 9 3 6 11 27 75
赢获席位 0 0 1 1 0 0 0 3 5
得票巴仙率 0.33 7.44 6.26 2.22 1.81 4.76

1964年大选

1964年大选是我国独立以来的第二届大选,也是马来西亚成立后举行的第一次大选。
在这一次大选中,国会选举与州议会选举同时进行。候选人提名日是3月21日,而投票日则是4月25日。国州议席总数跟上届大选一样:国会104席,州议会282席。
在州议会方面,总共739名候选人参加竞选,联盟派出282人到所有州议会选区竞选,回教党派出168人,社会主义阵线167人,人民进步党26人,国家党17人,民主行动党15人,联合民主党64人。
联盟候选人在4个州议会选区不劳而获,这些选区为丹拉布迪(彭亨),武吉西南邦(柔佛),巴力爪哇(柔佛)及新山旧区(柔佛)。
在国会方面,总共269名候选人参加竞选,联盟同样派出104名候选人角逐所有国会议席,社阵派出63人,回教党52人,人民进步党9人,国家党4人,民主行动党11人,联合民主党18人以及独立人士8人。
联盟候选人在麻坡南区及柔佛东南区这两个选区不劳而获。
1964年大选恰恰在马来西亚与印尼对抗期间举行。当时,政局动荡不安,全国处于备战状态,民心惶乱。
在这情形下,各政党出尽奇招拉拢选民。所有的宣传手法都派上用场,最精彩的是群众大会和公开演讲,经常吸引了数以千计的听众。此外,还有沿户宣传运动,分发小册子,张贴海报,放映电影以及通过电台和电视台向选民广播等竞选活动。竞选国会议席的候选人皆以国人关注的问题,如教育问题为课题,而竞选州议席的候选人则把火力集中在地方上的问题。
在这次大选中,联盟取得辉煌的成绩,在国会及州议会中皆夺得大多数议席。联盟紧握时机,利用了两个重要课题,即联盟政府成功地成立了马来西亚及人民团结一致抗拒当时宣布与马来西亚对抗的印尼,这使联盟横扫千军,取得空前的胜利。
反对党在国会及州议会选举中皆受到惨重打击,它们的一些重要候选人也告饮恨沙场。
虽然如此,在这次大选中却有两个新的反对党:民主行动党与联合民主党冒现,它们初试啼声,皆有所获,民主行动党夺得1个国会议席,联合民主党夺得1个国会议席和4个州议席。
只有回教党能在吉兰丹力挽狂澜,夺得大多数席位,保住了这个东海岸州的江山。
在州议会方面,联盟囊括了吉打、彭亨、森美兰和柔佛的全部议席,同时在其他的州(吉兰丹州除外)赢获大多数议席,掌握执政权。
在国会下议院的104席中,联盟夺得89席(比上届大选多15席),回教党夺得9席,社阵2席,人民进步党2席,民族行动党和联合民主党各获1席。国家党全军覆没,独立人士个个铩羽而归。[表B]

表B:1964年大选成绩
(选民总数2,763,077人)
(括弧内为不劳而获席位数字)

洲名
政党 玻璃市 吉打 槟城 霹雳 雪兰莪 森美兰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联盟 竞选席位 2 12 12 24 8 24 20 40 14 28 6 24
赢获席位 2 11 12 24 6 18 18 35 12 25 6 24
得票巴仙率 68.93 68.58 47.26 55.42 53.87 58.92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1 3 5 5 1
赢获席位 0 0 1 0 0
得票巴仙率 0.38 11.08 4.70
人民进步党 竞选席位 1 7 19 1 4 1 2
赢获席位 0 2 5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0.33 17.40 0.82 1.17
泛马回教党 竞选席位 2 11 12 21 3 4 9 20 3 7 7
赢获席位 0 1 0 0 0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31.07 25.11 2.69 10.24 2.41 3.29
社会主义阵线 竞选席位 1 4 8 8 24 9 19 13 26 6 18
赢获席位 0 0 0 1 2 0 0 1 3 0 0
得票巴仙率 1.52 4.75 31.60 7.90 31.82 22.99
联合民主党 竞选席位 2 3 6 21 14 6 17
赢获席位 0 0 1 4 0 0 0
得票巴仙率 1.56 18.07 4.51 9.98
国家党 竞选席位
赢获席位
得票巴仙率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1 1 1 6 1 2 10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0.46 0.57 0.22 2.67 0.08 2.24

洲名
政党 马六甲 柔佛 彭亨 丁加奴 吉兰丹 总数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联盟 竞选席位 4 20 16 32 6 24 6 24 10 30 104 282
赢获席位 4 18 16(2) 32(3) 6 24(1) 5 21 2 9 89(2) 241(4)
得票巴仙率 66.17 71.73 71.32 56.52 42.94 58.37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1 4 3 3 11 15
赢获席位 0 0 0 0 1 0
得票巴仙率 3.37 0.95 2.06
人民进步党 竞选席位 9 26
赢获席位 2 5
得票巴仙率 3.65
泛马回教党 竞选席位 2 12 2 11 3 12 6 23 10 30 52 168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1 3 8 21 9 25
得票巴仙率 3.67 1.43 10.44 32.10 56.86 14.45
社会主义阵线 竞选席位 4 20 11 23 4 17 3 11 1 63 167
赢获席位 0 2 0 0 0 0 0 0 0 2 7
得票巴仙率 26.79 22.16 18.24 4.57 0.20 16.15
联合民主党 竞选席位 4 8 1 18 64
赢获席位 0 0 0 1 4
得票巴仙率 3.73 0.60 4.30
国家党 竞选席位 4 17 4 17
赢获席位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6.81 0.36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1 6 8 2 8 31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0.09 1.97 3.88 0.78 0.66


在国会选举中,有49个反对党候选人因得不到超过八份之一票数而丧失他们的按金,其中联合民主党14人,回教党11人,社阵9人,民主行动党6人,国家党3人,人民进步党2人及独立人士4人。
在州议会选举中,总共156名候选人丧失他们的按金,其中回教党37人,联合民主党35人,社阵32人,国家党13人,民主行动党8人,人民进步党5人,联盟1人及独立人士25人。
在这次的州议会选举中,巫统1名候选人失去他的按金,这种情形对执政党来说是罕见的。无独有偶,在1959年的州议会选举中,巫统也有1名候选人三十按金。而联盟的其他两个伙伴党:马华与印度国大党在几届大选中从未试过丧失按金。
1964年大选的选民总数为2,763,077人;比上届大选的选民总数稍微高,其中有78.9%出来投票。引人深思的一个现象是这届大选的废票率比1959年大选高。国会选举的废票率是4.2%,州议会选举的废票率为4.8%。
当时(1963年)刚刚加入马来西亚的沙巴及砂劳越两州人民没有参加大选,因此,这两州的国会议员是官委的。联盟政府组成后,委任了16位国会议员代表沙巴,另外24位国会议员代表砂劳越。
总的来说,在马印对抗时期举行的1964年大选考验了各族人民对祖国的效忠。他们生于斯,死于斯,对于祖国的效忠不二是不容任何人质疑的,在国家面对外来威胁的时刻,各族人民捍卫祖国的决心就表现无遗。当时的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大选成绩揭晓后做出这样的评语:本届大选证明,我国人民热爱马来西亚,并且决心捍卫马来西亚。

1969年大选

独立后的第三届大选于1969年5月10日举行。这是东马两州沙巴和砂劳越第一次直接参加的大选。
在这届大选中,全国总共有3,843,782名选民,其中西马有3,302,184人,沙巴有208,861人,砂劳越有332,737人。西马选民总数比1964年大选增加了539,107人。
共322名候选人角逐144个国会议席(大马半岛104席,沙巴16席及砂劳越24席),其中联盟103人,回教党59人,人社党5人,人民进步党6人,民主行动党24人,民政党14人,联合马来西亚华人组织3人,砂劳越国民党23人,砂劳越人联党19人,砂劳越团结社会党15人,沙巴华人公会3人,沙统13人及独立人士35人。
共840名候选人角逐330个州议席(大马半岛282席,砂劳越48席),其中联盟277人,回教党177人,人社党36人,人民进步党16人,民主行动党57人,民政党37人,联合马来西亚华人组织12人,砂劳越国民党46人,砂劳越人联党40人,砂劳越团结社会党35人及独立人士105人。
有20名国会候选人告不劳而获,其中联盟9人及沙统11人,同时联盟有另外11名候选人在州议会选区中也告不战而胜。
1969年大选期间,气氛相当紧张。其中一个政党:劳工党抵制大选,并且推动一场群众性运动,呼吁选民不要投票。另外一些政党以华族和印度的政治地位、语言及文化等敏感性问题为主要的竞选课题。这激发了人民的情绪,华印族选民不满马华和印度国大党在这些问题上的态度,甚至对它们丧失了信心,倾向于投反对票。加上反对党达致竞选协议,使反对党如虎添翼。这一切因素对联盟十分不利。
结果,联盟深受打击,初步成绩揭晓后,联盟仅得66个国会议席(得票率48%)数位部长及联盟高层领袖也败下阵来,虽然如此,联盟仍然控制了国会。
联盟在州议会选举中遭到更重的挫折,它丧失了许多州议席,在霹雳和雪兰莪仅分别夺得9席,未能组大多数席位州政府,更甚的是槟州执政权丧失了给民政党,而且也不能从回教党手中夺回吉兰丹州的执政权。
初步的大选成绩显示,联盟的地位受到了反对党的强大威胁,就连巫统的地位也受到回教党和人民党的挑战。联盟的另外两个伙伴党:马华和印度国大党更尝到了败绩,如果不是巫统支持者的支撑,可能免不了兵败如山倒。
新崛起的民主行动党初试啼声即夺得13个国会议席,一跃而成为国会中做大的反对党,令人刮目相看。它的胜利多少归功于统治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在大马半岛遗留下的影响力。
当时仍然是在野的民政党在槟州打了漂亮的一仗,夺得了槟州执政权,另外8个议席。人民进步党也有收获,夺得4个国会议席。[表C]

表C:1969年大马半岛大选成绩
(选民总数3,302,184人)
(括弧内为不劳而获席位数字)

洲名
政党 玻璃市 吉打 槟城 霹雳 雪兰莪 森美兰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联盟 竞选席位 2 12 12 24 8 24 20 40 14 28 6 24
赢获席位 2 11 9 14 2(1) 4 9 19 9 14(1) 3(1) 16(2)
得票巴仙率 51.15 54.39 36.85 43.16 43.97 46.36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1 3 6 8 7 12 3 16
赢获席位 1 3 5 6 3 9 1 8
得票巴仙率 11.15 16.11 31.39 35.50
民政党 竞选席位 2 3 5 19 1 2 4 8
赢获席位 0 2 5 16 1 2 2 4
得票巴仙率 5.45 44.55 3.67 17.46
人民进步党 竞选席位 1 3 5 13
赢获席位 0 0 4 12
得票巴仙率 0.42 18.78
泛马回教党 竞选席位 2 12 12 24 2 5 12 28 4 12 3 11
赢获席位 0 1 3 8 0 0 1 1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42.14 41.06 7.03 17.88 7.18 16.32
人社党 竞选席位 5 1
赢获席位 0 1
得票巴仙率 2.65 1.15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3 1 1 2
赢获席位 0 0 0 1
得票巴仙率 1.71 0.40 1.27

洲名
政党 马六甲 柔佛 彭亨 丁加奴 吉兰丹 总数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联盟 竞选席位 3 20 16 31 6 24 6 20 10 30 103 277
赢获席位 2 15(1) 16(5) 29(4) 6(2) 20(3) 4 9 4 11 66(9) 162(11)
得票巴仙率 45.16 67.61 60.83 49.99 47.50 48.41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1 5 6 12 1 24 57
赢获席位 1 4 0 1 0 11 31
得票巴仙率 22.76 21.53 1.71 13.75
民政党 竞选席位 1 2 3 1 14 37
赢获席位 1 0 0 1 8 26
得票巴仙率 4.45 4.18 2.00 8.57
人民进步党 竞选席位 6 16
赢获席位 4 12
得票巴仙率 3.87
泛马回教党 竞选席位 2 14 2 9 4 14 6 20 10 30 59 179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2 11 6 19 12 40
得票巴仙率 18.45 4.04 24.41 50.01 52.40 23.75
人社党 竞选席位 2 16 3 2 11 4 36
赢获席位 0 0 0 0 2 0 3
得票巴仙率 13.63 0.60 14.76 1.24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2 1 8 1 1 1 3 17
赢获席位 0 0 1 0 0 0 0 2
得票巴仙率 1.25 2.64 13.73 0.14 0.10 0.34

与此同时,在国会选举中,有13名候选人由于未能取得八份之一的选票而丧失了他们的按金,在州议会选举中则有69名候选人丧失了按金。
不幸的是,初步成绩揭晓后两天,当沙巴、砂劳越两州及马六甲内一个国会选区的选举还未完成之时,就爆发了513事件。这在我国历史上是最悲痛的一页。这次骚乱事件导致最高元首陛下于5月15日颁布1969年第1紧急法令(必须权力),暂时中止国州议会并成立国家行动理事会。这项法令也暂时中止任何未完成的选举。政府发表了有关513事件的白皮书,并做出广泛的宣传。
自那时起,政府修订了1948年煽动法令,在这项法令下,任何人质问联邦宪法第三部份的条款或宪法第152,153或181条规定货保护下的任何问题、权力、地位、特权及君权,都是违法的。这些条款列明了公民权、国语、马来人特权及统治者的君权。
此外,政府也修订了1954年选举犯罪法令。在这项法令下,任何人如在1948年煽动法令第4(1)节下罪名成立,在5年期内不得参加竞选,如他在定罪那天已中选,他的席位将被悬空。
一直到1970年5月12日,国家行动理事会颁布1970年第32紧急法令,授权选举委员会恢复沙巴和砂劳越的大选。这法令对竞选宣传运动施加了一些限制条件,禁止游说拉票,组织群众集会及以任何方式表现号召的活动。不过,候选人获准展示招贴,列明他们的标志或相片或政党的标志及只能加上“投票给”的字眼。
当选举在东马重新举行时,沙统的候选人在11个国会选区不战而胜。沙巴华人公会的3名候选人及沙统的2名候选人(这两党皆属联盟)赢获其余的席位,这使沙联盟囊括沙巴的全部国会议席。总共24名候选人参加竞选,其中2人丧失按金。
在砂劳越,总共94名候选人竞选24个国会议席,另外221名候选人竞选48个州议席。选举结果如下:沙联盟夺得7个国会议席,15个州议席;砂劳越人联党夺5个国会议席,12个州议席;砂劳越团结社会党夺2个国会议席,8个州议席;砂劳越国民党9个国会议席,12个州议席;独立人士夺得国州议席各1个。总共24个国会及82个州议会候选人丧失他们的按金。
1971年1月30日,西马唯一未完成选举的国会选区-马六甲南区举行投票,结果,联盟候选人中选,另两名候选人丧失按金。
全国平均投票率是大约73.7%。在马来半岛国会选举投票率是72.9%,在1964年大选中投票率是78.9%。在州选举中,马来半岛的投票率是73.1%,1964年则为78.9%。
马来半岛的平均投票率比1964年大选降低了大约5%。投票率降低的部份原因是劳工党呼吁选民杯葛大选的运动及投票日之前日益紧张的最终导致513事件的气氛。这种情形在投票率最低的雪兰莪尤为显著,投票率降到65%。
在沙巴,投票率为72.5%,投票率降低可能是由于在16个国会议席中,已有11个议席告不劳而获,这减少沙选民出来投票的热心。在砂劳越,国会选举的投票率是79.6%,州议会选举的投票率是80%。
国会选举的总废票率是3.9%,州议会的总废票率为4.7%。在马来半岛,国会选举的废票率是4.9%(1964年大选4.2%),州议会选举的废票律师6.5%(1964年大选4.8%)。废票率高与劳工党推动的杯葛大选运动脱不了关系。选举委员会发现到一个惊人的事实:大部份废票是被人故意乱涂乱划以表抗议的。
沙巴的废票率是3.3%。在砂劳越,国会选举的废票率是7.2%,州议会选举的废票率是6%。废票率高的部份原因是国州议会同时举行,造成一些混乱。不过,在砂州的一些选区,有证据显示废票是一种抗议票。
值得一提的是,砂劳越的选举是在困难和动荡的局势下进行。1970年6月29日,一批选举官在砂劳越第三省的一个投票站完成工作后乘小船回途中遇到共产党恐怖份子袭击,3名选举官丧生,另外4名选举官受伤。这并非共产党恐怖份子企图干预大选的单独事件。一星期前,有一枚地雷在同一省的一个投票站前爆炸。
当联合政府于1974年4月成立时,政府在下议院所占的席位如下:巫统(52),马华(13),印度国大党(2),沙统(13),沙巴华人公会(3),砂联盟(7),砂劳越团结社会党(2)及砂劳越人联党(5),总共97个席位。另一方面,反对党席位共47席,其中回教党12席,人民进步党4席,行动党13席,民政党8席,砂劳越国民党9席及独立人士1席。
后来,国阵政府于1974年7月成立,并拉拢到回教党(10席),民政党(2席),人民进步党(4席),沙巴华人公会(3席)的加盟,这使政府的席位增至118席,反对党议席减至26席,其中行动党9席,砂劳越国民党8席,社会正义党5席,国家醒觉党3席及独立人士1席。
国阵的成立是一个具有远见得策略,它为国阵在接下来的两届大选中过关斩将,赢获压倒性的胜利定下了基础。
政府从1969年大选中吸取乐惨痛的经验教训,修订了多项法令条例管制竞选活动。自那时起,政府都以防范暴乱事件为理由坚持严密监视和管制一切有关国州议会选举与补选的宣传运动及游说拉票活动,包括禁止群众大会合游行示威。

1974年大选

独立后的第四届大选于1974年8月24日举行。在这届大选中,国会及各州议会(沙巴除外)选举同时进行。
这次大选,全国选民总数为4,130,032人,其中大马半岛有3,523,681人,沙巴有230,469人,砂劳越有375,882人。选民总数比1969年的3,843,782人增加勒比海将近卅万人。鉴于选民的增加,大马半岛的国州议会选区也相应增加,国会议席由上届大选的104席增至114席,州议席则由282席增至312席。沙巴和砂劳越的国州议席数目则保持不变。
由于大选提早一年半举行,选举委员会没时间去重新展开选民登记运动,造成选民名册上找不到他们的名字而失去了投票权,许多人纷纷提出申诉,结果选举委员会任命一个分委会专司调查此事。
在国会选举中,共有327名候选人角逐154个国会议席,其中国阵154人,民主行动党46人,社会正义党35人,人民社会主义党21人,砂国民党24人,国家醒觉党4人,独立人民进步党1人及独立人士42人。另有15人的提名表格被驳回。
在州议会选举方面,共有934名候选人竞选360个州议席(大马半岛312席,砂劳越48席)。其中国阵360人,民主行动党120人,社会正义党93人,人社党107人,砂国民党47人,国家醒觉党9人,砂比沙马党(BISAMAH)4人,独立人民进步党6人及独立人士188人。另有20人的提名表格遭驳回。
国阵有47名国会候选人(半岛36人,沙巴11人)不劳而获。国阵的另外43名州议会候选人亦不战而胜。
与1969年大选相比,1974年大选在比较有秩序和平静的气氛下举行。大选期间,紧急法令未完全解除,人民对513事件记忆犹新,大约25%的选民没有出来投票。修正后的1948年煽动法令禁止任何人像以往三届大选中那样公开自由谈论宪法所规定或保护下的权利、地位、特权或君权等等种族敏感性问题。
警方发现一个政党展示以华文书写的谈论语言问题的招贴,迅速采取行动把这些具煽动性的招贴全部撕毁。
除了政治集会外,各政党还获得机会通过电台全国选民广播它们的竞选宣言。
像上届大选一样,大马半岛的投票程序在一日之内完成,但沙砂的投票程序碍于交通困难需费时三周之久。
在这次大选中,各反对党不相为谋,在许多选区出现了多角混战,反对票分散了,使国阵收得渔人之利。加上国阵还未披甲上阵,就在无对手下先夺得47个国会议席及43个州议席,先声夺人,反对党逐陷于挨打的局面。
另一方面,由9个政党组成的国阵(巫统、马华、印度国大党、回教党、沙巴联盟、民政党、砂保守土著统一党、砂人联党及人民进步党)拉拢到三个强大的反对党:回教党、民政党和人民进步党的加盟后,如虎添翼,令整个政坛形势大变。国阵挟万钧之势压倒反对党,得票率达58%,创历届之记录。
不过,加盟国阵后的人民进步党丧失了许多党员和支持者,势力渐走下坡,其在野的地位由后来居上的民主行动党取而代之。
行动党保住了9个席位,失掉了4席,但得票率反增加了大约6巴仙。因反对民政党加盟国阵而由该党分裂出来的社会正义党在国阵的强大压力下毫无招架之力,只有党魁陈志勤医生保住了甲洞区。砂国民党在国阵鞭长莫及的情况下赢获9个国会议席。除了这三个反对党有或多少的建树外,其他四个参加竞选的反对党全军覆没。[表D]

表D:1974年大马半岛大选成绩
(选民总数3,523,681人)
(括弧内为不劳而获席位数字)

洲名
政党 直辖区 玻璃市 吉打 槟城 霹雳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阵 竞选席位 5 2 12 13 26 9 27 21 42
赢获席位 2(1) 2 12(1) 13(8) 24(8) 9(1) 23(2) 17(3) 31(3)
得票巴仙率 44.50% 63.40% 70.34% 53.54% 47.40%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5 1 1 7 21 14 33
赢获席位 2 0 1 0 2 4 11
得票巴仙率 37.80% 39.48% 25.58% 40.79%
社会正义党 竞选席位 5 8 25 11 22
赢获席位 1 0 1 0 0
得票巴仙率 8.20% 12.71% 7.46%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1 2 8 4 15 11 10 25
赢获席位 0 0 0 0 1 1 0 0
得票巴仙率 2.80% 25.10% 5.41% 8.38% 10.53%

洲名
政党 雪兰莪 森美兰 马六甲 柔佛 彭亨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阵 竞选席位 11 33 6 24 4 20 16 32 8 32
赢获席位 10(2) 30(2) 5(2) 21(3) 3(1) 16(1) 16(8) 31(15) 8(3) 32(6)
得票巴仙率 60.90% 59.16% 58.11% 67.70% 64.67%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11 20 4 17 1 11 6 13 2 4
赢获席位 1 1 1 3 1 4 0 1 0 0
得票巴仙率 24.80% 30.54% 50.84% 21.40% 31.11%
社会正义党 竞选席位 11 21 2 3 3 15 3 2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13.87% 2.44% 14.33% 8.11% 6.87%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4 19 2 1 1 4 2 4 1 24
赢获席位 0 2 0 0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18.19% 4.67% 6.44% 21.63% 13.15%

洲名
政党 丁加奴 吉兰丹 总数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阵 竞选席位 7 28 12 36 114 312
赢获席位 7(1) 27(1) 12(4) 36 104(36) 283(42)
得票巴仙率 60.85% 71.28% 58.00%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51 120
赢获席位 9 23
得票巴仙率 19.50%
社会正义党 竞选席位 40 91
赢获席位 1 1
得票巴仙率 5.07%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3 15 8 42 38 168
赢获席位 0 1 0 0 0 5
得票巴仙率 8.50% 23.84% 6.51%

表E:1974年沙砂国会选举成绩
(括弧内为不劳而获席位数字)

政党 沙巴 (选民:230,469) 砂劳越 (选民:375,882)
竞选席位 赢获席位 得票巴仙率 竞选席位 赢获席位 得票巴仙率
国阵 16 16(11) 68.80% 24 15 55.10%
社会正义党 1 0 31.20%
砂国民党 24 9 45.00%
独立人士 4 0 0.90%


在国会选举中,55名候选人丧失了他们的按金,在州议会选举中,也有288名候选人遭到同样的命运。
在大马半岛,国会选举的投票率是75.1%,州议会选举的投票率是73.1%。在沙巴和砂劳越,国会选举的投票率分别为76.8%与75.1%。全国总平均投票率是75.3%,这比1969年的73.4%增加了2%。
不过,这次大选的废票率也相对提高,国州议会选举的废票率分别为4.5%及5.5%。这是不容忽视的现象。
1974年大选过后,国阵政府以绝大多数席位支配了国会,这使政府的政策和各项发展计划得以顺畅无阻地推行。

1978年大选

1979年大选也像1974年大选那样提早一年举行。
在这次大选中,国州议会选举(吉兰丹、沙巴和砂劳越州议会除外)同时举行。除了砂劳越之外,全国的国州议会选区保持原形,在砂州,国州议席数目不变。惟选区重新划分。
1978年,全国合格选民总数为5,059,689人,比起上届大选增加了将近一百万。单单大马半岛就有选民4,323,516人,比上一届大选增加799,835人,沙巴295,880人,砂劳越440,293人。
6月21日提名截止时,共有387名候选人角逐154个国会议席,其中国阵152人,回教党88人,民主行动党53人,社会正义党7人,人民社会主义党4人,社会主义民主党3人,国家醒觉党和工人党各1人,沙人民民主党4人,沙团结社会党3人,沙华公会2人,砂土著人民党12人,砂国家人民党和砂民众党各3人,砂人民机构1人及独立人士50人。
此外,共有744名候选人角逐276个州议席,其中81名是独立人士,另外663名候选人来自各政党。[表F]

表F:1978年大马半岛大选成绩
(选民总数4,323,516人)
(括弧内为不劳而获席位数字)

洲名
政党 直辖区 玻璃市 吉打 槟城 霹雳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阵 竞选席位 4 2 12 13 26 9 27 21 42
赢获席位 2(1) 2 12(2) 11 19(1) 4 20 17 32(1)
得票巴仙率 34.97% 58.19% 31.00% 25.48% 49.47%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4 1 2 5 17 19 41
赢获席位 3 0 0 4 5 4 9
得票巴仙率 52.81% 8.24% 18.64% 31.47%
回教党 竞选席位 2 2 8 13 25 6 15 14 32
赢获席位 0 0 0 2 7 1 1 0 1
得票巴仙率 12.13% 32.10% 23.72% 7.73% 14.43%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3 1 4 5 7 4 15 1 5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1 0 0
得票巴仙率 0.91% 11.34% 5.00% 5.47% 1.54%

洲名
政党 雪兰莪 森美兰 马六甲 柔佛 彭亨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阵 竞选席位 11 31 6 24 4 20 16 32 8 32
赢获席位 10 28(2) 5(1) 21(1) 3(1) 16(2) 15(1) 31(5) 8 32(1)
得票巴仙率 43.70% 55.85% 53.59% 45.03% 63.74%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7 11 4 16 2 14 6 11 3 14
赢获席位 1 3 1 3 1 4 1 1 0 0
得票巴仙率 37.70% 36.30% 43.74% 31.67% 21.62%
回教党 竞选席位 8 22 4 12 2 14 12 23 7 26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11.94% 10.37% 19.25% 7.13% 2.04%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1 12 1 6 1 4 2 16
赢获席位 0 1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13.17% 30.46% 25.20% 21.09% 9.11%

洲名
政党 丁加奴 吉兰丹 总数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阵 竞选席位 7 28 12 24 113 298
赢获席位 7(1) 28(2) 10 23 94(5) 262(17)
得票巴仙率 55.72% 36.36% 55.14%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51 126
赢获席位 15 25
得票巴仙率 20.78%
回教党 竞选席位 6 26 12 36 88 239
赢获席位 0 0 2 2 5 11
得票巴仙率 36.32% 28.10% 17.10%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1 10 18 81
赢获席位 0 0 0 2
得票巴仙率 6.79% 7.32% 1.62%

国阵候选人不劳而获9个国会议席:大马半岛5席,砂劳越3席及沙巴1席。国阵候选人也在17个州议会选区中不战而胜。柔佛5席,玻璃市,丁加奴,雪兰莪及马六甲各2席,吉打,霹雳,彭亨及森美兰各1席。另一方面,选举委员会基于各种理由驳回51份国会及72份州议会选举提名表格。
1978年大选期间,政府宣布禁止群众大会。虽然政府这样做是基于重要的理由,但数十名到我国来采访大选消息的外国通讯员却因此而怀着存疑的眼光看待我国的大选。禁止群众大会对于各政党,尤其是缺乏基金和能力物力的政党非常不利。
不过,各政党尚可利用其他途径进行竞选宣传运动,例如,演讲会沿户游说活动。此外,一些政党还获得机会通过马来西亚电台向选民阐明它们的政纲和竞选宣言。这种竞选宣传运动对于候选人较具挑战性,因为他们一次所能接触的人数有限,不像群众大会那般,能广泛地宣传及容易感动群众。
投票当天,大马半岛各州共有3,949个投票站开放给选民投票,投票程序一日之内就完成了。在沙巴和砂劳越,碍于交通困难,需采用流动投票队的方式,这些流动投票队巡回各投票站进行投票工作,所以沙砂的整个投票过程需费时8-15天。
1978年大选结果,国阵像前四届大选一样横扫千军,成功地保住了马来西亚的政权,并且夺得了每一州的执政权。另一方面,反对党仍然没有能力挽回逆势。参加竞选的14个反对党中,只有民主行动党、回教党及砂人民机构有多少建树外,其余的小党全军覆没。单枪匹马的独立人士表现不俗,在国会及州会选举中分别夺得2席。
国阵在大马半岛的114个国会议席中夺得94席,其中巫统获66席(上届61席),马华17席(上届19席),民政党4席(上届5席),印度国大党3席(上届4席)。国阵另一个成员党:人民进步党唯一的国会候选人苏良佑铩羽而归,成为没有国会议员的国阵成员党。
在国阵成员党中,表现最佳的是巫统。巫统不仅单独控制多个州议会,而且削弱了回教党的势力和影响。大选成绩加强和巩固了巫统在国阵内的领导地位。
在国阵中受挫最重的是马华,马华派出到城市地区参加竞选的候选人几乎全部败在行动党候选人手下,马华的28名候选人中有11人败北,只有17人中选。
民政党的6名候选人中有4人中选。该党最大的损失是槟州丹绒区落入行动党手中,不过,该党候选人陈忠鸿医生却攻陷了反对党堡垒区甲洞。印度国大党派出4名大将上阵,只有3人过关斩将。
反对党方面,民主行动党所赢获的国会议席由1974年大选的9席增至15席,一跃而成为国会内最大的反对党,该党秘书长林吉祥也成为国会反对党领袖。民主行动党的候选人也夺得25个州议席。
退出国阵以后,以反对党姿态出现的回教党派出的88名国会候选人中,只有5人中选,连党魁拿督阿斯里也饮恨沙场。该党的候选人也只夺得9个州议席。该党自发生内讧致吉兰丹政权易手后,势力即大减。不过,该党在马来选民中的影响力是不容忽视的,在一些选区,由于该党的参战,分散了马来选票,为其他反对党候选人的中选制造了有利条件。
其余的反对党,如社会正义党、人社党、国家醒觉党及社会主义民主党皆一跃不振。
在沙巴和砂劳越,国阵也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在国阵的强大压力下,反对党毫无招架之力,只有砂人民机构夺得1个国会议席。[表G]

表G:1978年沙砂国会选举成绩
(括弧内为不劳而获席位数字)

政党 沙巴 (选民:295,880) 砂劳越 (选民:440,293)
竞选席位 赢获席位 得票巴仙率 竞选席位 赢获席位 得票巴仙率
国阵 15 13(1) 51.83% 24 23(3) 63.30%
社会正义党 1 0 0.51%
民主行动党 2 1 6.45%
沙人民民主党 4 0 2.47%
沙华公会 2 0 0.72%
团结社会党 3 0 3.08%
砂民众党 3 0 1.52%
砂土著人民党 12 0 13.66%
砂国家人民党 3 0 0.34%
砂人民机构 1 1 3.96%
独立人士 16 2 34.94% 16 0 17.22%

总的来说,在这次大选中,选民比较踊跃出来投票,在国会选举中,投票率是75.3%(1974年75.1%),在州议会选举中,投票率则为76.9%(1974年75.4%)。
另一方面,废票率比上届大选低。在国会选举中,废票率是3.4%(1974年4.5%),在州议会选举中,废票率则为5.0%(1974年5.5%)。上述投票和废票率数字显示,我国人民越来越关注民族及国家的政治前途。

1982年大选

我国第六届全国大选于1982年举行。
在这次大选中,共有13个政党及独立人士参加角逐下议院的154个席位。在大马半岛,参加竞选的政党有国阵、民主行动党、泛马回教党、社会正义党、人民社会主义党、国家醒觉党、工人党及社会主义民主党。这些政党中,只有两个,即国阵和民主行动党有派候选人在沙巴和砂劳越上阵。参加沙砂选举的其他5个政党是沙巴巴索党、沙巴团结社会党、沙巴华人团结党、砂劳越土著人民党及砂劳越人民机构。
提名是在4月7日进行。提名结束后,国阵宣告不劳而获12个国会议席及15个州议席;此外,回教党也不劳而获3个州议席。在国阵不劳而获得的12个国会议席中,柔佛占4席,砂劳越占6席与沙巴2席。同时,在国阵不劳而获的15个州议席中,柔佛占7席,雪兰莪1席,马六甲3席,霹雳2席和森美兰2席。
另一方面,回教党在无对手的情况下所获得的3个州议会选区中,有2个位于吉兰丹,其余1个位于玻璃市。
投票日期是在4月22日。当天,全马6百10万民选民中,只有大约73%分别到分布国内各地的6,438个投票站,投下手中的一票。大马半岛的平均投票率为75.6%,比沙砂两州的投票率(平均67.25%)较高。
大选成绩揭晓。国阵赢获压倒性胜利,再度执掌联邦及十三州的政权。
在大马半岛方面,国阵夺得103个国会议席和280个州议席;民主行动党遭受最惨重的打击,它只赢获6个国会议席和12个州议席,而且传统堡垒区几乎全部失陷;回教党的成绩比上届大选稍好,分别获得5个国会议席和18个州议席,而且它在吉兰丹和丁加奴的势力大增;其余的反对党都告全军覆没;独立人士中,只有1人夺得州议席,即巴都拉勿区的阿都卡巴。(表H)

表H:1982年大马半岛大选成绩
(选民总数5,209,627人)
(括弧内为不劳而获席位数字)

洲名
政党 直辖区 玻璃市 吉打 槟城 霹雳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阵 竞选席位 5 0 2 11 13 26 9 27 21 42
赢获席位 2 0 2 11 12 24 7 25 21 38(2)
得票巴仙率 34.94% 50.26% 45.92% 42.05% 43.84%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5 0 0 2 4 6 8 20 13 26
赢获席位 3 0 0 0 0 0 2 2 0 4
得票巴仙率 30.80% 0% 4.49% 26.95% 18.20%
回教党 竞选席位 2 0 2 12 13 26 2 14 17 27
赢获席位 0 0 0 1(1) 1 2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1.96% 23.86% 24.33% 1.87% 9.34%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2 0 0 4 2 4 1 12 1 8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0.39% 0% 0.23% 0.35% 0.15%

洲名
政党 雪兰莪 森美兰 马六甲 柔佛 彭亨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阵 竞选席位 11 33 6 24 4 20 16 32 8 32
赢获席位 11 31(1) 6 21(2) 3 18(3) 16(4) 32(7) 8 31
得票巴仙率 44.60% 50.25% 49.39% 41.32% 43.24%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7 18 5 17 2 10 6 14 5 15
赢获席位 0 1 0 2 1 2 0 0 0 1
得票巴仙率 17.05% 20.27% 15.77% 9.42% 12.34%
回教党 竞选席位 8 23 3 11 3 11 6 10 7 27
赢获席位 0 0 0 0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5.14% 3.34% 9.17% 2.39% 13.12%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4 8 1 3 0 4 1 8 2 11
赢获席位 0 1 0 0 0 0 0 0 0 0
得票巴仙率 3.36% 0.59% 0% 0.09% 1.67%

洲名
政党 丁加奴 吉兰丹 总数
国 州 国 州 国 州
国阵 竞选席位 7 28 12 33 114 308
赢获席位 7 23 8 26 103(4) 280(15)
得票巴仙率 44.14% 41.12% 43.33%
民主行动党 竞选席位 0 0 1 5 56 133
赢获席位 0 0 0 0 6 12
得票巴仙率 0% 0.45% 14.36%
回教党 竞选席位 7 28 12 36 82 225
赢获席位 0 5 4 10(2) 5 18(3)
得票巴仙率 31.80% 15.13% 11.47%
独立人士 竞选席位 1 6 1 2 17 70
赢获席位 0 0 0 0 0 1
得票巴仙率 0.30% 0.08% 0.70%

同时,总共31名国会候选人丧失按柜金,其中民主行动党占4名,回教党15名,人社党2名,社民党1名及独立人士9名;州议会候选人中,则有107人的按柜金遭没收,包括44名独立人士。
在沙巴和砂劳越方面,只举行国会选举,州议会选举另外举行。在沙巴,作为国阵成员党之一的人民团结党赢获10个席位,而另一个国阵成员党- 沙统则全军覆没,它所派出的5名候选人遭人民团结党支持的独立人士击败。沙统的惨败令人侧目,在上届大选中,它保住了4个国会议席,在执掌沙巴州政权的全盛时期,它曾囊括沙州的全部16个国会议席。(表I)

表I:1982年沙砂国会选举成绩
(括弧内为不劳而获席位数字)

政党 沙巴 (选民:358,609) 砂劳越 (选民:513,392)
竞选席位 赢获席位 得票巴仙率 竞选席位 赢获席位 得票巴仙率
国阵 16 10(2) 31.45% 24 19(6) 29.60%
民主行动党 2 1 5.20% 5 2 9.47%
沙巴索党 7 0 4.18%
沙团结社会党 2 0 0.10%
沙华人团结党 2 0 3.23%
砂土著人民党 1 0 0.28%
砂人民机构 1 0 0.03%
独立人士 18 5 26 3 12.78%

在沙巴的反对党中,除了民主行动党的冯杰荣成功保住山打根区国会议席外,其他3党全军覆没。
在砂劳越,国阵赢获19个国会议席,它所失去的5个席位中,2个落在民主行动党手中,另外3个遭独立人士夺走。其他反对党全军覆没。(表I)
民主行动党第一次在砂劳越夺得议席,这意味着该党的势力已伸展至当地,并在那里取得立足点。
国阵遭独立人士夺去3个选区,都是砂国阵成员党之一的国民党候选人把关的,而且中选者都是该党前党员。党员窝里反,令国民党蒙受重大打击。
总的来说,国阵在这次大选能创下空前的战绩,主要应归功于它的第二大成员党 - 马华赢获有史以来最大的胜利,攻陷了一些传统反对党堡垒区。
马华所赢获的国会议席从上届的17个增至24个,州议席则从44个增至55个。这种战绩令人刮目相看,甚至马华本身也始料不及。
马华之所以能够胜利,主要是由于华校董教总人士参加竞选所产生的反响。
董教总人士在民政党旗帜下参加竞选,形成与民主行动党对立的局面。双方的骂战,引起一般热爱华教的选民对民主行动党产生反感。这种不满民主行动党的情绪不仅在郭洙镇与许子根参与角逐的甲洞区和丹绒区泛滥,而且迅速蔓延至全国城乡,特别是华教运动最为蓬勃的霹雳州。
在霹雳,国阵派出的国会候选人,全部报捷,囊括了霹雳全部21个席位,包括马华的6席和民政党的3席。反对党共派出31人参加竞选,却告全军溃败。
同时,民政党也借助了华校董教总的影响力大传捷报。它夺得5个国会议席及15个州议席,而且它在槟州成功地保住8个议席,使它维持了原有的实力,并使林苍佑再度在槟州掌舵。
相反的,民主行动党在半导节节失利,饮恨沙场,只有6个国会候选人依靠他们个人的威望和服务表现继续获得选民的支持,成功卫土。民主行动党受挫、主要原因有二,除了它跟董教总对立而引起爱护华教者的不满外,它的内讧,也打击到它的形象及选民对它的信心。
无论如何,民主行动党所获得的国会议席在反对党仍居榜首,再度成为国会最大的反对党。
另一方面,国阵内最大的成员党 – 巫统继续面对来自回教党的压力,特别是在回教党最具影响力的吉兰丹、丁加奴和吉打三州。虽然回教党在吉打州受挫,所赢获的席位减少,但是它在吉兰丹和丁加奴两州所获得的席位却大增,而且它的候选人在多个选区均以微差落败。(表H)
这一切迹象显示,回教党的势力正在逐渐膨胀,也反映出东海岸马来选民反对政府的情绪越来越高。这正是巫统最大的隐忧。

No comments:

1 2 3 4 5 6 7 8 9 11 12 20 23 38 88 2750号 为认证2750, BE PROUD TO BE 2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