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最终目标" 三部曲

最终目标三部曲

先离题,下个月,即2008年12月18日,各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

歌手林忆莲,大家都知道。可林连玉,对于年轻一代的朋友,却显得异常陌生。

是的,就是那天,是这为被誉为族魂的林连玉的祭日。
在1985年,正式被褫夺公民权已长达21年的华教巨人,不幸仙世。
为了纪念他,那天也被订为华教节。

如果没有当年他的坚持,可能,你们这一代都无法看写读华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你可以不认识林忆莲,但你不可不知道林连玉,和他所坚持不渝的主张,看法和精神。

~~~~~~~~~~~~~~~~~~~~~~~~~~~~~~~~~~~~~~~~~~~~~~~~~~~~~~~~~~~~

最终目标,阿叔已经帖了不少,那些以往的历史,不再重谈。
而族魂林连玉,和最终目标,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些已经盖棺定论的事迹,如果有兴趣,自己可以去看:
引用:
1955年,由于马来亚联合邦为进行自治而举行普选,林连玉率领教总面见联盟(由巫统、马华及印度国大党组成)领导人,提出支持联盟以换取废除1952年教育法令。

联盟在大选中上台执政,在翌年(1956年)提出“拉萨教育报告书”。这份报告书基本上被教总所接受,未有太大的争议。
所争议的是报告书的“最终目标”。

所谓“最终目标”这样写道﹕“我们相信,本邦教育政策的最终目标,必须为集中各族儿童于一种全国性的教育制度下,本邦的国语(马来文)为主要之教学媒介语,为达此目标,不能操之过急,必须逐步推行。”

经教总交涉后,时任教育部长的阿都拉萨(Abdul Razak)答应不列入“1957年教育法令”中,华校危机暂时获得缓和。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E%97%E8%BF%9E%E7%8E%89

http://seekiancheah.blogspot.com/2008/08/blog-post_27.html

http://www.djz.edu.my/resource/dz50book/YanLun/YanLun05-1.htm



悠悠五十三年,如果18年是一代,那么,1955年到今天已经是三代以前的史事。
三代了,最终目标也是不是,已成为历史呢?

阿叔来看,这个隐形并贯彻1995年教育法令的最终目标,不但没有消失,反之,已经在暗渡陈仓,进行着三部曲的最后一部。
什么是最终目标的三部曲?

部,华文中学改制,已完成。
部,英文教数理科,已完成。
部,摧毁华教堡垒,近完成。

宏愿学校,阿叔认为是失败的入侵作品,而现有的学校已经在实行,可许多家长还是对该计划存有很大的戒心,虽然其警戒度每况逾下。所以,它不是第二部。

部,大家将是历史见证人。
部,已发生并继续侵蚀华小母语教学的本质。
部,且看阿叔娓娓道来。

~
~
~

华文中学改制

谈到族魂,不得不提到出卖华文教育的千古罪人--汪永年。

也就是因为这位锺灵中学的校长汪永年私相授受,导致华社日夜当心的母语教育河堤硼开了一个缺口,滔滔河水顿时向东留,一去不复返。

所谓“突破一点,带动全面”。结果,其他华文中学也被逐个击破,到最后全国164所华文中学,在政府马华教育部电台各方面等威迫利诱的配合下,改制的占了近3份2,即104所。

要不是有族魂林连玉力挽狂澜,以致被吊销其教师注册证甚至褫夺其公民权,恐怕在那时候,仅存的华文中学也难逃幸免,被一一斩草除根,掉入万刼不复之境。

众所周知,再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开始瓦解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热心于母语教育的来者,看到了如今的终极曲,怎么不杯弓蛇影,怎么不心惊胆跳?!

到底,华教罪人汪永年是如何在当年的母语教育堡垒内,扮演莱特特务的角色呢?

~
~
~
先引用一段约八年前的事,来做开场白:

引用:
2000年11月20日,已从政坛退隐24年的前教育部副部长和前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李孝友,在董教总于雪华堂主办的“从华文中学改制看宏愿学校”汇报会上现身说法,就他在1960年代大力鼓吹华文中学改制,深感受骗,公开向华社道歉,并说:“ 我很痛恨(欺)骗我的人,我很天真地就受骗,而来骗大家。”李孝友要求华社吸取教训,千万不要再犯错,要及时支持董教总,坚决反对意图变质华小的宏愿学校 计划。李孝友以当年在马华和政府里工作的经验,证实了董教总的说法正确:50年来政府没有放弃落实《拉萨报告书》的“最终目标”。

照片+ 李孝友更详细的公开言论:
http://www.djz.edu.my/resource/dz50book/ZhuanTi/ZhuanTi04-3.htm


由于当时刚逢鲁乃补选前夕,阿叔清楚记得,这段敏感非凡的新闻自然地在各大报章上销声匿迹。当然,当时的公正党也得利于宏愿学校的炒作,并成功否决了国政在吉打州3份2的优势,士气大振。(注:鲁乃补选详情:http://cforum1.cari.com.my/viewthread.php?tid=1229289&page=1#pid43268863 ; http://cforum1.cari.com.my/viewthread.php?tid=1229289&page=1#pid43296798)


回来汪永年。在林连玉前辈的亲笔记录里,他被形容为和官僚勾结,不惜出卖华文教育以换取优厚的待遇。
用林连玉的用词," 难怪身任教总副主席的汪永年,甘心出卖,翻过脸来,做华文教育的罪人了。"; “。。。。伪做好人,真可以说是人面而兽心了。”

对当年司法部长也就是马华发起人之一的梁宇皋,林连玉更是形容:“现在我回敬他﹕梁宇皐是华人利益的出卖者。他贪图个人的高官厚禄,不惜把华人的利益一出卖,再出卖,三出卖。”

其形容词泼辣之程度,比起如今的华教败家子,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一切是非都已有定论,谁是千古罪人,谁是华教巨人,不用看都知道。

其他如何出卖华文教育的细节,可以来这里看:
獨立中學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8D%A8%E7%AB%8B%E4%B8%AD%E5%AD%B8
林连玉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E%97%E8%BF%9E%E7%8E%89


到底,经过风雨180年的华教,会不会再出产另一个更卑鄙无耻的汉奸呢?

期望,不会再有!永远不会有。。。。


~
~
~

其实,华文中学改制的过程,也可以用三部曲来形容:

部:槟城钟灵中学背着华社暗中向殖民地政府申请特别津贴
部:芙蓉振华中学和柔昔加末华桥中学,宣布申请改制成国民中学
部:其余的华文中学,在60年代先后变质

之前阿叔帖的李孝友忏悔记录,指的是发生在1960年和以后,也就是改制第三部终结曲的时候。那时,身为馬青政治局主任的李孝友,积极推动华社接受改制。他曾说:“联盟政府绝对不会消灭华文教育,相反的,只要联盟执政的一天,华文教育就有多一天生机”。(注:联盟乃国阵的前身)

这是多么熟悉的承诺呀!

而在1961年5月尾,安顺国议席补选,代表民意的独立人士朱运兴(联盟前副教育部长)胜出,给欲推行的改制计划,狠狠刮了一巴掌。如同40年后鲁乃补选 后依旧顽冥不灵的国阵政府一样,发动内安法令逮捕行动;当时的政府也不反省,反而更积极推动改制计划,李孝友也充当电台的推销员,向人民推销改制中学。而 那时候,宣传的重点有四项:

  • 改制后有3分1的时间学华文
  • 董事部不必再为经费操心
  • 学生学费减少,家长负担减轻
  • 改制后学生出路较广

在软硬兼施却久攻不下的情况下,最后,联盟政府宣布褫夺林连玉公民权,禁止教总顾问严元章永远不准进入马来亚联邦后,在这种极其无理,高度打压,人人自危的阴影笼罩下,华文中学终于一间间地沦陷,剩下顽强抵抗的也苟延残息。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华文中学的堤岸被自己人开了个小缺口,而导致后来的全面崩溃。而这个罪魁祸首,就是在华文中学改制第一部曲扮演急先锋的槟城钟灵中学校长,汪永年,出卖华文教育第一人(林连玉语)。

~
~
~
早期槟城人有一句引以为豪的话:槟城领先!

讽刺又不幸的是,在华文中学改制方面,槟城也是领先。

当时的背景是,大马的前身马来亚在1955年举办了第一次的民选,联盟执政。它实现先前和教总会谈的承诺,废除1952年教育法令,并由委员会起草新的报 告书以制定新法令。在全国华文中学一致力争华文教育的法律地位的当儿,钟灵中学却晴天霹雳传出将接受政府津贴的消息,而促成这项交易的主谋人,就是之前说 的汪永年,和其帮凶钟灵中学董事长,王景成。

钟中学生知道后,呈上了备忘录,自愿增加学费以解决校方以经费不足为由申请津贴的难题。他们也不认同校方的单独行动,并指出这会破坏和削弱华校争取同等待 遇的团结力量。结果过后,当时的殖民地警方扣留了5位学生问话,而较后的资料揭露,该逮捕行动其实是汪永年等人互相配合,真是可耻。

过后,教总与马华教育委员会致函给王景成,要求 “不可各别与政府进行谈判”,可他复函称 “接受津贴不会导致钟灵中学变质”,和不小心写出,“在接受津贴后,钟中将会成为其他学校申请津贴的蓝本”。


汪永年的伪面具

接着,钟中教师也向董事部提上了备忘录,呼应 “终止任何有关津贴的进一步谈判”。而孔翔泰老师也发文告,指接受有关条件为出卖华教。另位老师任雨农,也在星槟日报发表文章,抨击汪永年。不料,一年后 两位老师被辞退,而汪永年手段毒辣,竟要断绝他们后路。各州教育局接获秘密训令,不可录取他们。

隔年,钟中正式提高学生学费,教育部也同意将津贴问题搁置到马来亚独立后,在整个教育体系上讨论。那里知道,趁着舆论平息时刻,汪永年等人却做好一切部 署,准备就绪,在当年8月,钟中接受津贴竟然成了事实,举国震惊。董事部就这项行动辩护发了几次文告,声称经费不足,改制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及钟中没有变 质。

在槟威教师会会议上,汪永年大肆哮咆说:“为着钟灵的发展,我必须这样做。无论说我是汉奸也好,说我是出卖华教的罪人也好,我都要这样做。那教总主席林连玉,要人家饿着肚子来维护华文教育,我没有他的傻劲。。。。要清算我吗?可以把我的头斩去!”

(多年以后,他的头依然稳荡荡地在他颈上,可换回来的却是被斩去头的华文教育!)

钟中学生发生了罢课学潮,反对钟中董事部不顾三机构的团结呼吁,一意单独接受有条件津贴。在致公众的公开信中,学生指:“他们都是华教的蛀虫,他们寄住在钟中这块华文教育的圣地上,快把钟灵大厦蛀倒了。”


人面兽心

汪永年向警方求援,大批镇暴队进入校园并发射催泪弹,逮捕学生。过后报章登出共86名学生名单,要求学校方面开除。汪永年对记者说,他非常关心学生的学业,不忍心看他们被教育局剥夺求学的机会,他一定会为他们求请到底。

原来,这86名学生名单是由其董事长王景成亲手交到槟城教育局,再由那里转到教育部。董事长不可能认识所有的学生,开这个名单的,必然是汪永年。一方面暗地里利用教育部借刀杀人,一方面在媒体上假悻悻伪做大好人,人面兽心--难怪连族魂林连玉都要如此称呼他了。

接着,钟中发生了罢考事件,校方开除了10名学生,引发了其他中学的同情和示威,加入的有韩江、中华、槟华女中等校的学生。学生甚至以血指写出爱吾华文” “爱吾钟灵” “维吾华教等的血书。结果,共有超过80多人被开除或逮捕。

在槟城,有许多地区贴遍标语,甚多以“汪水牛”影射“汪永年”。许多小贩和车夫也破口大骂汪永年是汉奸,而有一次汪永年的妻子到菜市场去买菜,许多小贩异口同声说:“汉奸的老婆来啦,不要把菜卖给她。”,她惭愧无地,回去大哭一轮。

虽然汪永年数年前在加拿大逝世,华社依然不曾原谅他所犯下的罪过。




感言:

回首往事,这样的大汉奸,到底是否已借尸还魂?

如果说独立大学(其精神转化为如今的新院)、华文中学、华文小学是华社的大女儿、二女儿、和小女儿;那么,我们忍心看到她们一个接一个被蹂躏后康复(华文小学=宏愿学校计划),大女儿再度被凌辱?

士可杀,不可辱!!

2 comments:

Pity Parents said...

時代好像沒證明汪永年是錯的.
看看獨中生黃明志的短片.

>>>>>>黃明志>>>>>

>>>>Enter>>>>>

义和团的团员之一 said...

原来华教有过这么一段历史。其影响可是深远。

华族的命运,总是带着悲情的色彩。像“汪永年”这种出卖民族的人,在中国历史里,可不少。

华族,应当自强。

1 2 3 4 5 6 7 8 9 11 12 20 23 38 88 2750号 为认证2750, BE PROUD TO BE 2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