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6, 2010

政治狂热份子

小时候,在双亲耳濡目染下,开始接触政治。
那时候,民主意识并不强烈,资讯也不甚发达,
在极欲补充对于政治和民主的知识下,除了报章,
政党的讲座会是另一个选择。
由于对两线制抱有美好的憧憬和不满一些制度或政策,
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出席在野党的讲座会或选举期间的政党造势大会。

当时,一家人曾出席回教党的讲座会,回教党的友族同胞看见我们的出现,
差不多个个出现融合了惊讶和友善的表情点头示意。
听了哈迪阿旺激昂的演说和聂老那音调接近毫无高低起伏令人昏昏欲睡的演讲,
虽然并不觉得怎么样,但还是带着满足和愉快的心情离去。

成年后,由于在槟城工作,有幸接触行动党的演说大会。
依稀记得当时是大选期间,就和同事相约出席行动党露天造势大会,
那时候是第一次见到林吉祥,当轮到他出场时,听众们的情绪即时引爆到最高点。
无可否认,老林的确是特有魅力的领袖,当时只觉得身体有一股电流灌满全身的感觉,
双脚不由自主的在发抖。【可能是站立太久的关系吧?】

自此之后,整个人仿佛成为了狂热的宗教信徒,
无孔不入的四处向街坊宣传自身的理念。
一见到人,无论男女老少一律不放过,话题一定会牵涉政治,
咬牙切齿的向众人控诉政府是如何的残暴和腐烂,并拥有很想改变他人想法的观念,
不达对方认同自身理念不罢休的神圣使命。
【虽然很多时候那些阿叔阿伯会笑笑,或应酬式的配合一下本人的理念,
不排除他们当时可能心想:小弟弟,阿叔吃盐多过你吃饭,国阵的弊端,
我们会看不见?还需要你重覆又重覆的一再提醒?】
当一听到对方批评在野党时,就急于替自己心爱的在野党辩护,
深怕对方的言论会让其他人所认同,并导致选票流失。

时隔多年,在今天的网络上见到那些脑子里只装着“隊霖国阵”四个字,
而不去深思其他问题,或专挑战【或洗脑?】有异于本身理念的人士,
再回想一下以前的自己,那副俊脸不禁一红,心想:
天啊。。一向抗拒宗教的我,以前怎地的就活脱像个宗教狂热份子了?

No comments:

1 2 3 4 5 6 7 8 9 11 12 20 23 38 88 2750号 为认证2750, BE PROUD TO BE 2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