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 2008

民教

改编自倚天屠龙记十九章 祸起萧墙破金汤

话说:
刹那之间,厅堂上寂静无声,八大高手一齐身受重伤,谁也不能移动半步。八人各运内力,企盼早一步能恢复行动,只要一方早得片刻,便能制死对方。各人心中都是忧急万状,均知民教存亡、八人生死,实系于这一线之间。

...............................

周添大声道:“死到临头,你们两个贼秃还在争不清楚,一个说要以民为主,一个说要联络正大门派。依我周添来看,都是废话!都是放屁,咱们 民教自己四分五裂,六神无主,还主他妈个屁!月和尚要联络正大门派,更是放屁之至,屁中之尤,六大门派正在围剿咱们,咱们还跟他联络个屁?”
林冠道人插口道:“倘若华教主出棺,咱们将六大门派打得服服帖帖,何愁他们不听本教号令。”
。。。。。。。。。。。。

他心中思潮起伏:“看来民教这一教派,中间包藏着许多原委屈折,并非单是专做坏事而已。”便道:“说不得大师,贵教宗旨到底是甚么?可能见示否?”

说不得道:“哈,你还没死么?小兄弟,你莫名其妙的为民教送了性命,我们很是过意不去。反正你已没几个时辰好活,本教的秘密就跟你说了,也没干系。冷面先生,你说是么!”冷蹲道:“说!”他本该说“你对他说好了”,六个字却以一个“说”字来包括了。

说不得道:“小兄弟,我民教源于东埔,老马时传至中央。当时称为拜火教。旺姐在各处敕建烈火光明寺,为我民教的寺院。

我教教义是行善去恶,众生平等,若有路见不义,须当拔刀相助,不茹荤酒,崇拜华尊。华尊即是火神,也即是善神。只因历朝贪官污吏欺压我教,教中兄弟不忿,往往起事,自北丹法兹诺教主以来,已算不清有多少次了。”他也听到过法兹的名头,便道:“原来法兹是贵教的教主?”

说不得道:“是啊。只因本教素来和朝廷官府作对,朝廷便说我们是‘魔教’,严加禁止。我们为了活命,行事不免隐秘诡怪,以避官府的耳目。 正大门派和本教积怨成仇,更是势成水火。当然,本教教众之中,也不免偶有不自检点、为非作歹之徒,仗着武功了得,滥杀无辜者有之,奸淫掳掠者有之,于是本 教声誉便如江河之日下了……”

黄益突然冷冷插口道:“说不得,你是说我么?”说不得道:“我的名字叫做‘说不得’,凡是说不得之事,我是不说的。各人做事,各人自己明白,这叫做哑子吃馄饨,肚里有数。 ”黄益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他地一惊:“咳,怎地我身上不冷了?”他初中圆的幻阴指时寒冷 难当,但隔了这些时候,寒气竟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来他在三八岁那一年身中“斜秤神掌”阴毒,直至今天上方才去净,五年之间,日日夜夜均在与体内寒毒相 抗,运气御寒已和呼吸、霎眼一般,不须意念,自然而成。何况他修练九阳神功虽未功行圆满,最后的大关未过,但体内阳气已然充旺之极,过不多时,早已将阴毒 驱除干净。

只听说不得道:“自从我大回亡在蒙古鞑子手中,民教更成朝廷死敌,我教向以驱除胡虏回复大回为己任。只可惜近年来民教群龙无首,教中诸高 手为了争夺教主之位,闹得自相残杀。终于有的洗手归隐,有的另立支派,自任教主。教规一堕之后,与名门正派结的怨仇更深,才有眼前之事。圆夫和尚,我说的 可没半句假话吧?”

圆夫哼了一声,说道:“不假,不假!你们死到临头,何必再说假话?”他一面说,一面缓缓站了起来,向前跨了一步。黄益和五傻人一齐“啊” 的一声惊呼,各人虽明知他终于会比自己先复行动,却没想到此人功力居然如此深厚,中了青翼蝠王倪一笑的“黄莲绵掌”后,仍然如此迅速的提气运功。只见他身 形凝重,左足又向前跨了一步,身子却没半点摇晃。黄益冷笑道:“空吉神僧的高足,果然非同小可,可是你还没回答我先前的话啊。难道此中颇有暧昧,说不出口 吗?”

圆夫哈哈一笑,又迈了一步,说道:“你若不知晓其中底细,当真是死不瞑目。你问我怎能知道光民顶的秘道,何以能越过重重天险,神不知鬼不 觉的上了山巅。好,我跟各位实说了,是贵教教主夫妇两人,亲自带我上来的。”黄益一凛,暗道:“以他身分,决不致会说谎话,但此事又怎能够?”只听周添已 骂了起来:“放你十八代祖宗的累世狗屁!这秘道是光明顶的大秘密,是本教的庄严圣境。黄左使虽是光明使者,倪大哥是护教法王,也从来没有走过,自来只有教 主一人,才可行此秘道。教主怎会带你一个外人行此秘道?”

圆夫叹了一口气,出神半晌,幽幽的道:“你既非查根问底不可,我便将十年前的一件隐事跟你说了。反正你们终不能活着下山,泄漏此事。唉! 周添,你说的不错,这秘道是民教的庄严圣境,历来只有教主一人,方能进入,否则便是犯了教中决不可赦的严规。可是教主夫人是进去过的,教主犯了教规,曾私 带夫人偷进秘道……(周添插口骂道:“放屁!大放狗屁!”彭莹祥喝道:“周添,别吵!”)教主夫人又私自带我走进秘道……(周添插口大骂:“他妈的,呸, 呸!胡说八道。”)……我不是民教中人,走进秘道也算不得犯了教规。唉,就算是民教教徒,就算犯下重罪,我又怕甚么了?”

他说起这段往事之时,声音竟然甚是凄凉。林冠道人问道:“教主夫人何以带你走进秘道?”圆夫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老衲今日已是 七十余岁的老人……少年时的旧事……好,一起跟你们说了,各位可知老衲是谁?教主夫人是我师妹,老衲出家之前的俗家姓氏,姓依名昆,外号‘混元霹雳手’的 便是!”这几句话一出口,黄益等固然惊讶无比,布袋中的他更是险些惊呼出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民教=民聯(此暗指民聯乃公正黨唯尊)
月和尚=回教黨
周添=蔡添強
林冠道人=小林
華教主=華叔
老馬=馬哈迪
旺姐=Wan Azizah (教主夫人)
黃益=黃偉益
法兹诺=???
圓夫=依占
空吉神僧=納吉
倪一笑=倪可敏
冷蹲=??
说不得=??


斜秤神掌=倒國陣口號
黄莲绵掌=啞子吃黃蓮 (抹黑呼?)

北丹=吉蘭丹
東埔=峇東埔(檳城Permatang Pauh)

原诠释由 tonykoay 于 15-7-2008 09:48 PM 发表

1 comment:

kiansoon9 said...

好。不过内容有点乱,我看得很辛苦......

1 2 3 4 5 6 7 8 9 11 12 20 23 38 88 2750号 为认证2750, BE PROUD TO BE 2750!